TH  

 

(24)

 

英國分公司只是出了點小事,金泰亨用著短短幾天的時間就已經處理好了。還沒來英國之前,他想過把事情處理完就可以回韓國。但他沒想過簡辰伃會在這裡,這個理由讓他非留在英國不可。他不相信簡辰伃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,他知道他很自私,明明傷害了簡辰伃卻還是要把她綁在自己身邊。

 

沒有人會知道他多想念這個女人,想到整天都用工作來麻痺自己。

 

金泰亨開著車,不自覺的就駛到了簡辰伃租的小公寓。腦海裡浮現了樂樂的臉,他和簡辰伃的孩子。五年前唐突的要了她,就這樣有了孩子,然而他卻棄簡辰伃而去。只為了顧全金雨希的安全。

 

才一個轉頭,看著簡辰伃牽著樂樂走了出來。金泰亨開了車門,走到了簡辰伃的面前。後者一看見他,馬上把樂樂拉在自己身後。就像不想讓金泰亨碰到樂樂似的。

 

「辰伃。」剛剛簡辰伃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得很清楚,金泰亨沒資格說什麼,因為照顧這個孩子的,一直都是簡辰伃。而他只是一個沒有盡到父親責任的爸爸。

 

簡辰伃看見金泰亨出現在自己面前,眼眶又忍不住紅了。口氣冷淡的道著:「你想做什麼?」

 

「我只想來看看妳。」他一開始來的動機就是為了見簡辰伃一面,然而他從沒想過簡辰伃總是逃避著他。

 

「我過得很好,你不需要這樣。」簡辰伃手不自覺的牽緊樂樂的手。金泰亨可以不顧她不愛她,但她絕對不允許金泰亨搶走樂樂。

 

「辰伃,妳處處的逃避我,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。」金泰亨表面上看似很冷靜,其實內心難過地因子正在擴散著。

 

「有沒有好處我自己知道,至少沒有你的日子,我過得很好。」簡辰伃冷淡地吐出這段話語,堵的金泰亨說不出話來。

 

金泰亨拳頭握了又鬆開,苦笑的道著:「所以妳沒打算原諒我嗎?」

 

他知道他錯了,但當初如果他不這麼做,傷害最大的永遠是他。

 

「原諒?我從沒說過你錯了,何必原諒你?」簡辰伃抬頭看了眼金泰亨,見他雙眼泛起了紅,這幕讓簡辰伃忍不住愣了下來。低下頭,她聲音顫抖的道著:「金泰亨,我們很早就結束了,別再糾纏對方了。」

 

牽著樂樂正要離開,卻被金泰亨的大手一拉,緊緊的。

 

「難道我們就只能停在五年前嗎?」金泰亨低沉的嗓音道著,「就連一點都無法再往前?」

 

「是你奢望太多了,所以現在才會那麼的失望。」簡辰伃狠心的把金泰亨的手推掉,眼淚也從臉頰上滑落。哽咽的道著:「你還有程韵欣在身邊,我想比起我,她更適合陪著你走到最後,所以別再來找我了。」

 

那天他一走了之,誰都沒想到簡辰伃哭了多久。痛徹心扉,用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吧?

 

她跟金泰亨真的結束了吧?明明該高興的,但心卻怎麼痛的她無法呼吸?

 

最後,兩人都不說那敏感的字眼。就連簡辰伃再怎麼說服自己,最終還是不敢說出口。

 

那句再見,她和他都沒有勇氣說。說已經不愛真的太牽強了,只能說是還沒有時間適應那段該接受的日子。五年對他們來說,都還不是一個最好的時機。可能兩人到最後,真的什麼都沒剩下。

 

「泰亨,記得過得比我好知道嗎?這樣我才會對你死心,不再去思念你,不再去愛你了。」簡辰伃揚起了一抹漂亮的笑,涵義卻是再心酸不過。淚水還是不停地淌流著,她騙的過所有的人,但她卻無法騙自己。

 

或許她和金泰亨,早已注定沒有結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