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  

 

他曾說過,我的名字取的很不好。因為每次和我見面總是離不開雨天。

 

今天的天氣--毛毛細雨。可是我們卻沒有見面。我望著窗外灰暗的天空,腦中浮現的,卻是滿滿他的身影。

 

就這樣發著呆,捧著一杯牛奶坐在地毯上。雨依舊不停,卻也沒變大,緩緩的下著。然而時間這樣過著,我喝沒幾口的牛奶也冷了。

 

我輕輕的閉上眼,突然一陣鼻酸,而嘴角卻揚起一抹淡笑。我,好想你。你怎麼還不回來?

 

溫度隨著太陽下山而驟降。我喝著早已冷掉的牛奶,身子不禁顫了一下。我起身走去廚房把杯子洗完後,躺回床上看著潔白的天花板。

 

漸漸睡意來襲,我多希望每個夜晚能夢到他,可惜我每夜總是從希望到絕望。

 

隔天一早,到了捷運站,看著準備去上班上課的人潮,不禁覺得這個世界太大,而我是如此的渺小。

 

上車又下車,我來到一間書店。它位於一條偏僻又安靜的巷子裡,而店內佈置非常舒服。我看著書櫃上整齊排列的書籍,然而我的心思卻不在這上面。因為這間店,有太多我與他的回憶了。

 

太多的回憶,太多的不捨,太多的感情,以至於我怎麼樣都無法生活在沒有他的世界裡。

 

我垂下落寞的眼眸,看著有點髒了的白色休閒鞋。苦澀的笑了。

 

隨手拿了一本書,坐在最角落的地方。我看著身旁不大的空間,想著他。

 

「任創均你在幹嘛?很癢!」我臉上泛著紅暈,看著他弄了個舒服的位置,躺在我腿上。

 

他躺好後,看了我一眼,輕聲的說著:「噓,小聲點。」

 

他說完,閉上他那雙漂亮的眼。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,他沒有再動。

 

我看了他許久,手不禁輕輕的劃過他的眼、鼻子、臉頰,最後停在那兩片唇上。

 

突然,他出聲:「怎麼?妳是想吻我嗎?」

 

我嚇的抽回停在他唇上的手,臉又更紅了。我趕緊回答:「才沒有!」

 

之後又是一片寂靜。

 

夜深了,我向書店裡的阿姨道別。她卻拿給我一封信,只告訴我回家記得看,其餘什麼都沒有交代。

 

我加快腳步,搭了捷運回到家。一到家,我馬上把那封有點舊的信拿了出來。在拿的過程,我的手不停的發抖,我想穩定下來,卻怎樣都無法。

 

裡頭只有一張紙,我看著那用黑筆寫的字,然而我的眼眶泛紅了,有點想哭。

 

青春二字,是每個人所經歷過最單純美好的歲月。然而在這時期裡,總有個人能讓你感到幸福,或者令你感到難過。

 

我的他,帶給我太多的情緒。而他確實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 

/////

 

今天同學聚會,我穿了簡單的衣服就去赴約。看到許久未見的面孔,以前的回憶都湧進了腦海裡。

 

而我也看見了他。

 

他一身筆挺,襯的他身材很好,以及身高很高。我垂下頭,不發一語。

 

「盼雨,妳變漂亮了呢。告訴我妳怎麼保養的?明明同年紀為什麼皮膚會差那麼多?」

 

我笑了笑,卻也沒有要回答她的意思。因為我根本聽不進同學的話,滿腦子裡只有他。

 

然而這頓飯吃的很是愉快。我看了時間差不多,正要走時,身旁的同學卻拉住了我。

 

「盼雨,不要那麼快就離開嘛!等等跟大家一起去唱歌啊。」

 

對方似乎害怕我拒絕,二話不說就拉著我走。我也不能說不了。

 

我看著他們唱歌,甚至開始拚起酒來。我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們,卻也看著坐在對面的他。

 

經過了幾年,他也長得越好看了。我忍不住這麼想。

 

之後我看著他被別人拉進戰局,喝了也不少。最後看了時間,發現真的很晚了,我才對他們說了一聲,準備離開。

 

到了大門,手突然被一抓。我沒有回頭,但我知道是他。

 

「我……送妳回去吧。」

 

我沒有說任何話,而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我答應了。

 

他把我送到家門口,我這才抬起頭看著許久不見的他。禮貌性的道:「謝謝你送我回來。很晚了,回家好好休息。」

 

我轉身,卻被擁進溫暖的懷抱裡。他的下巴抵在我的肩上,在我耳邊呢喃自語。「溫盼雨,我想妳了。」

 

他的氣息,惹得我一身戰慄。

 

「你喝酒了,趕緊回去吧。」

 

他放在我腰身的手一緊,使得我身體更靠近他。他輕吻著我裸露在外的頸子,我不語著。

 

「盼雨,妳怎麼可以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?明明我是這麼的愛妳。」接著他咬上了我的肩,爾後又舔舐著剛剛被他咬的傷口。

 

我的眼眶泛紅,哽咽了起來。

 

「妳說話啊!」他的語氣裡,有些許的激動。

 

「創均,我們還有未來嗎?」眼淚再也忍不住,淚水順著臉龐留下。

 

任創均把我轉過身來,親吻著我的臉上的淚水。笑著道:「有。我給妳的。」

 

隨後他吻上了我的唇,我閉上眼,雙手還住他的脖子,回應著他。

 

直到感覺他那雙手伸進我衣內,觸上我的肌膚,我才驚覺的推開他。

 

我紅著雙頰,不敢抬頭看他一眼。

 

「不開門讓我進去嗎?」他笑了笑,我卻覺得他很過分。

 

「任創均,你越來越無恥了。」我捏著自己的手,試圖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。

 

「妳也越來越伶牙俐齒了。」他似乎不在意我說的話。「溫盼雨,我很冷。」

 

「冷就趕緊回去。」我趕緊開門,當我正要關門時,他卻搶先一步抓住我的手,他的意圖很明顯。

 

「我沒地方可以回。」

 

「可以住飯店。」

 

「我覺得妳家比較溫暖。」

 

「無恥。」

 

當我還想拒絕時,他突然吻住了我,另一隻手順其自然的把門帶上。

 

他吻了好久,結束時見他臉不紅氣不喘的,一把怒火在我心裡燃燒。而他卻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,在我耳邊輕道:「生氣了?以後多練習就好。」

 

「看來在國外和女人練習很多次。」我諷刺的說著。

 

他愣了一會,隨後笑著說:「我只跟妳。」

 

我的臉瞬間熱了起來,就只因為任創均無心的一句話。

 

多久沒見到他了?我想我也早已不記得了。直到房門被打開,我才回過神來。

 

他從身後把我擁著。而我從餘光看見他帶有著幸福的眼眸。

 

溫暖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傳入我耳裡。「盼雨,還記得當初我說的話嗎?」

 

我何嘗不記得?但我並不認為能讓任創均如此的驕傲。我搖了頭。

 

見他落寞的神情,我忍不住莞爾。

 

「等我回來,和妳告白。」他接著又說:「還有我等妳的那句話。」

 

他把我轉過身,使得我得看著他。隨後把我擁入懷裡,吻上了我。

 

結束時,任創均在我唇上吮了一口後,他的額頭貼著我的,說:「盼雨,我們在一起,好嗎?」

 

/////

 

我們都喜歡對方許久,沒理由不在一起。我看著身旁熟睡的他,不免覺得這一切來的有點不真實。然而我也曾經想過,我愛的人也愛我,而我們會幸福的在一起。

 

很明確的,這個人會是他,任創均。

 

精緻的臉龐上,眼瞼下還有淡淡的青色,他曾為了工作勞累奔波著,而我卻不曾替他分擔過什麼,心底頓時感到一陣心疼。我伸出手輕輕地撫上他的臉,就那樣小心翼翼的。

 

突然,他一個睜眼,嚇得我來不及抽回停留在他臉上的手,他一個用力,就把我摟進那溫暖的懷抱裡。一瞬間,世界彷彿安靜無聲,只剩下彼此的呼吸聲。

 

他輕吻著我的額頭,右手輕放在我的腰上。語氣裡帶有著笑意說:「幾點了?怎麼還不睡?」

 

我盯著他的下巴,回答著他的問題。「凌晨十二點,我睡不著。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似乎被我的回答逗笑,他問著。

 

「不知道。」我伸手環住他的脖子,看了他一會後,才繼續說:「創均,我想看看你。」

 

任創均聽了覺得奇怪,卻也沒有說什麼。他只是露出一抹笑,是一抹極其溫暖的微笑。

 

「盼雨,那封信妳看了嗎?」過了許久,他開口。

 

「嗯,我看了。」看著他的臉色稍微改變,我笑了。「什麼時候寫的?高中?嗯......字有待加強。」

 

他也笑了。「高中時候寫的。沒想到最後沒得送出去,只能交給書店的阿姨保管。我也沒想過妳會再去那個地方,所以聽到妳說妳看了,我很驚訝,但也很開心。」

 

「謝謝你能回來。」我緊抱著他,心裡都是沉重。「創均,我好想你。」

 

思念是一個很可怕的情感,它會無時時刻在你腦中盤旋,久久揮之不去。我想告訴我愛的他,我其實也很想念他,想到只要一閒下來,腦海裡滿是他的身影。

 

我親吻著他的額頭、眼眸、鼻子,最後停留在他的唇上。任創均一時愣住,隨後才化為主動,手緊摟著我的腰,彼此的喘息聲也在這寧靜的房間裡佔據著每個角落。

 

我們耳鬢廝磨著,直到我受不住時,任創均才肯罷休。我雙頰滿是桃色,依然待在任創均的懷裡。

 

怕我著涼似的,他整了整棉被。隨後還不忘再次吻了我一口,道了句:「晚安。」

 

「晚安,創均。」

 

我們都知道,世界每一秒都在變化著。我多麼慶幸能在這茫茫的人海中,遇見如此美好的你。

 

謝謝你能回來,謝謝你能一直愛著我。

 

直到他熟睡時,我才在他耳邊低喃著:「任創均,我愛你。」

 

EN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