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05  

 

明明早上天氣還算晴朗,然而下午卻變得大雨滂沱。我發著呆,看著窗外的雨。小荷今日和我說,他將要回來了。看似是一件很令人感到開心的事。但卻不,小荷似乎是顧及到我的感受,難以啟齒。

 

      「說吧,沒事的。」我勉強擠出一抹笑,好讓小荷放心。但後者卻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,讓這件事更難對我說了。

 

      沉默了半晌,小荷卻丟出了這句話:「淺淺,別為那男人留心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 我更是疑惑的看著小荷,不懂她的意思。或許,我是在裝傻。「小荷,我不明白妳的意思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 小荷頓時眼眶泛紅,看得我不知所措。她用力地把我抱緊,哽咽地說道:「我的傻瓜淺淺,妳付出了真心。那男人卻不會再領了!」

 

      我不語著,小荷的話我卻還沒消化完。

 

      「他這次回國,除了接手他父親的事業……」小荷更是猶豫了,最後還是忍心的告訴我:「他將娶了門當戶對的千金。」

 

      這次我依舊沒說話,只因為我哭得厲害,甚麼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 「把妳的心收回吧,淺淺。妳曾為他做得再多,他再也不會記得了,更不會回首看妳一眼的。」小荷抽了張面紙,輕輕擦拭著我臉上的淚水,接著又道:「世事難料,人生無常。淺淺,放過妳自己,別再自欺欺人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 我激動的握緊小荷的手,眼眶裡的淚水不停地往下掉。這還不打緊,我發現我的心顫抖的非常厲害,甚至就像玻璃瓶,一個不小心就要掉下碎了。我哭喊著:「可是我捨不得!我那麼的愛他!他怎能說忘就忘?我用了我這一輩子的愛來對待他,可換來的卻是他失意,再來是離我而去……小荷,妳該叫我怎麼辦才好……我這輩子只會愛他一人而已了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 小荷此刻也哭得厲害,用力地搖頭。勸著我:「情事這路看似那樣簡單,卻又那麼困難。淺淺,妳不該留戀了。田柾國失意,留下妳一個人。而妳卻抱著希望苦苦撐著,到最後受傷的終究是妳啊!」

 

      我哭倒在小荷的懷裡,雙手摀著充滿淚水的臉,「為甚麼會變成這樣……小荷,我真的很愛柾國……但為甚麼他要這樣對我……」

 

      她卻不說話了,靜靜地抱著我,聽著我哭泣,陪著我為這段戀情感到不甘心。

 

      當你要強求的時候,它卻沒有這個選項給你。難道就真的只能放手了嗎?

 

      最後,我不知道我是怎麼睡著的。或許是因為哭累了,又或許是因為受傷的心已經滿蒼彈孔,痛到失去了意識。

 

      在這天,我才從夢中醒來。原來他早已不屬於我,而我卻自以為的活在那可笑的世界裡。以為還有他陪伴,卻忘了這都只是我築起的美好。現在,全被打碎了。

 

      有時你會覺得,道一聲不愛,比說一句愛你簡單多了。如同風一吹,就甚麼都沒有了。沒有落下痕跡,無處可尋。

 

我對你的愛,是否也要像風?

 

       一吹,就沒了?

 

       這幾天,我幾乎都沒有胃口,吃了食物進肚,卻突然反胃,吐了出來。然而也不再對任何一個人說過話,包括小荷。她看我變得這副德性,總是為我流下好多好多眼淚。我卻不知道怎麼的,連安慰她的力氣都沒有。

 

       小荷大概是最知道我和田柾國的情事,所以她才會難過地要我放下對田柾國的愛意。收回這對方不會再接受的愛。而我卻做不到,所以我在試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  果然,身體還是負荷不了,我進了醫院。我終究吃不下任何東西,醫生只好注射營養液。現在的我,彷彿與世隔絕。明明還在呼吸著,我怎麼卻感受不到活著的感覺?我苦笑著,然後,哭了。

 

       小荷並沒有告訴我田柾國大婚的日子,我想她是因為怕我難受,而且也不必要去參加的意思。小荷還是會來看我,每次來我總是能看清她眼眶中的淚,意味著對我的不捨。我卻怎麼樣都不可能視而不見。

 

       我握緊了雙手,低下了頭,漸漸閉上了眼。

 

       我難道也無意間的傷害到小荷了嗎?我苦笑著,眼角的淚滾燙燙的流下。我哽咽地道著:「小荷,對不起。」

 

       「傻瓜,說甚麼對不起。沒事的,一切都過了。」小荷上前來,把我擁進懷裡。伸出手,輕輕拍著我的背,像是在安慰著我。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。淺淺,妳和他的緣分,早已斷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  我聽著這些殘忍的話語,竟也覺得有道理,只不過心卻是狠狠地抽痛著。半晌,情緒也穩定了,我淡淡的道:「小荷,我想去見他一面。」

 

       小荷聽到我的話,愣了半晌。清澈的雙眸看著我,嘆了口氣,終於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  最後一次了,我的情。

 

       見他的最後一面,我則是選擇在他大婚的日子。基於朋友情,他發了喜帖給了我。我一人默默的坐在最後一排,會場的燈漸漸暗下。隨後一束白燈,照映在穿著白襯衫,領口打了個結,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──田柾國。

 

       腦中卻忽然浮現一幕,那時間是寒冬,外面下著大雪。他緊緊地把我摟在他懷裡,我們就這樣依偎著。看著窗外的白雪,他在我耳邊道著:「淺淺,願為我著婚紗,成為我的新娘?」

 

       然而現在,為他著白紗的女人,卻不是我,而是他人。內心竟有一絲的不甘心,甚至是怨恨。

 

       映入眼簾的,是將成為他內人的女人。女人看見了他,露出了幸福的笑。看到這一幕,卻狠狠的撕裂了我的心,疼的無法呼吸。女人勾著他的手,走著紅地毯,到了牧師面前。

 

       牧師念了一堆,我卻聽不進半句。唯一記得的,是他用著低沉的嗓音,回答著:「我願意。」

 

       腦子依舊停留在他說我願意的片段。典禮進行到一半,到了交換戒指,隨後新郎親吻新娘的片段,我更是不忍直視。直起身走出會場。最後更是狼狽地跑了起來。抹著臉上的淚水,然而卻怎麼樣都不肯停下。

 

       最後更是重心不穩,狠狠的跌了。看著破皮的膝蓋,我更是大哭了起來。他再也不會回來了,再也不會愛我了,什麼都不會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  漸漸地失去意識,最後昏睡過去。

 

       沒有他在的世界,我還活得下去嗎?好疼……心,真的好疼……

 

       ////////

 

       醒來後,刺鼻的消毒水味竄進我的鼻腔。四周一片白,看著小荷紅腫的雙眸,我更是愧疚到說不出話來。小荷看到我醒了,更是緊緊的握著我的手。難過的哭訴著:「淺淺,早知道就不該讓妳去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  我搖著頭,讓小荷知道,沒關係的。

 

       我早該知道,這就是宿命。緣分盡了,終究是盡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  去過婚禮後,我開始恢復原來的樣子。就算再怎麼沒有胃口,我還是硬把食物給吞了。小荷看到我越來越好,也感到歡喜。臉上塌進去的肉,也慢慢地被我吃了回來。再來,我就出院了。

 

       回到家,進了房間開始整理行李。東西收拾好了,接下來我拿了個大黑色袋,把有關與他的一切,全丟進了袋子裡。隨後拿了紙筆,寫了些話給小荷。並囑咐她,把這袋回憶,丟了。

 

       我終究不告而別,拿出手機把它關機。我害怕小荷會因為我的離開,而哭得不能自己。但我終究不能忍受,待在那他與別人恩愛的城市裡。是時候該離開了。

 

       我選擇不了與他再次相愛,但我可以選擇放下這紅塵,遠走高飛。

 

       輕輕喚一聲,珍重再見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柚子
  • 喔天啊 我的小心臟會受不了啊
    心疼淺淺啊
  • 哈哈可還沒完呢XDD

    玗玗 於 2017/06/10 19:16 回覆

  • chia9256
  • 從痞讀趣APP留言

    這一集真的好虐啊!每次看到姐姐(不知道能不能這樣叫?)寫的虐文都真的會覺得心臟在痛啊!淺淺真的好可憐...希望可以趕快吃到糖啊!
  • 沒關係 畢竟我是將要步入高中的老人XDDD
    其實我還不知道能不能讓你們吃到糖XD

    玗玗 於 2017/06/11 12:34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