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H  

 

烏雲密布的天空,沒一點生氣。哭紅的雙眼代表了一切,她將失去那個曾經愛她的男人。是她伸手推開的,她留給他狠心的話,她看見那抹失望的神情,那抹笑。

 

「鄭號錫,我們分手吧。以後我梁映安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而她留下了這句話,毫不留情地轉身走人。對於她來說,鄭號錫總是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,那樣不嫌麻煩地聽著她說愛他。甚至夜晚時分總是會把她擁入懷中,輕吻她的額,對著她說一句,晚安。

 

鄭號錫伸手拉住梁映安的手,捧著她的臉,吻了上去。那麼的輕,卻怎麼樣都割捨不了他對梁映安的愛。淚水滴上梁映安的唇上,她也想好好愛他,但他們的身分不允許。

 

她沒有資格愛上這麼好的鄭號錫。

 

「映安,我會來找妳的。」兩人額頭貼著對方,鄭號錫只是笑了,用手指拭去梁映安臉頰上的淚水。他又何嘗不知道梁映安為什麼會對他這麼說,既然他們無法在一起,那他也沒什麼好說了,但他絕對不會放棄。

 

哭聲充斥著灰暗的室內,外面不知何時開始下起大雨,梁映安只能眼睜睜看著鄭號錫淋著雨離開。而她腦海中依舊是鄭媽媽對她說的那句話。

 

「妳覺得以妳這種平民身分配得上我們家號錫嗎?別傻了,就算你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,我也不會讓妳入鄭家的門!」

 

如果硬要跟鄭號錫在一起,她將失去一切。親人,以及最愛的他。

 

她得開始適應沒有鄭號錫的日子,只有她一個人。梁映安伸手胡亂的抹掉淚水,勉強的擠出一抹微笑。

 

沒有什麼事能夠打敗她的,她一個人也可以。梁映安自我安慰著,鄭號錫常常說她傻,但不可否認的,她有很強硬的心。當初她的心築了厚厚的一道牆,是鄭號錫打破了它,進入她的心裡。

 

往後,還會是他,那個她愛的鄭號錫。

 

////////

 

而那次的離別後,鄭號錫和梁映安就再也沒有聯絡。斷了音訊,隨著時間淡忘鄭號錫這個人。梁映安大學畢業後就到一間美術工作坊裡上班,久而久之她在韓國的名氣越來越高,逐漸受到各界的注意。

 

「映安姐,妳的早餐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柾國。」田柾國是住在她附近鄰居的小孩,得知梁映安是美術系畢業的,而田柾國也有相同的興趣便和梁映安結識。兩人也在一起工作,互相的幫助對方。

 

田柾國此時手裡還有一張從國外寄回來的信,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,「映安姐,妳有一封信。」

 

梁映安打開信封,裡頭則是某人親筆寫的,字跡工整漂亮。不去看屬名就知道是誰寫給她的。滿滿的想念她,以及還愛著她。最重要的是最後結束前的那一句話。

 

映安,我要回來了。

 

感動之餘,鄭號錫竟然知道她工作的位置。不過想也是,鄭號錫會知道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就算他要回來了,他們依舊沒有可能在一起,就算時間過得在久。她的身分依舊只是個平民。

 

為了跟鄭號錫斷了聯絡,所以梁映安換了手機號碼。為此兩人在這幾年才沒有聯絡,如今鄭號錫卻找到了她……

 

「柾國,你先去忙吧。」看著田柾國還在那兒,梁映安只是笑了笑開口道著。

 

田柾國點了頭,他不知道為甚麼梁映安看到那封信的表情那麼的悲傷。感覺有著什麼事他不知道的,不過他一直都很了解梁映安的個性,就算受了傷害也絕不說。

 

他要回來了,梁映安喜悅的心情映在臉上,但也不可否認的兩人不會有結果。梁映安看著窗外,烏雲密布的天氣,等等就會下雨的跡象。

 

就像當初他們說分離的那天一樣,留給對方一個刻骨銘心的痛。

 

日復一日,梁映安又沒了鄭號錫的消息。除了信上說他快回來了,其他甚麼也沒有。而她依舊做著自己平常在做的事,並沒有因為鄭號錫而亂了步調。至少她當初的選擇是對的,現在父母都安然無恙。而鄭號錫似乎在離開後,對她的心意依舊。

 

不去多想,梁映安拿著調色盤沾了點顏料畫在畫紙上。田柾國拿了已經裱框好的畫作,笑著道:「映安姐妳的畫真美,今天要送去給客人了對吧?」

 

「嗯,今天要拿去了。」梁映安放下畫筆,從田柾國手上接過畫。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,笑著對田柾國說:「你留下來吧,我自己去。要喝什麼?姐姐等下回來買給你。」

 

「那就一杯冰美式好了。」田柾國露出整齊的牙齒,眼睛也笑得都瞇了起來。

 

「好,那我走了。」梁映安拿了包包和畫作,離開了工作室。客人約的拿畫地點她再熟悉不過了,那是她跟鄭號錫最喜歡去的咖啡館。

 

找了位置坐了下來,把畫拿給客人後,梁映安買了杯冰美式還有一杯熱奶茶。看了看身旁的人,梁映安有一度無法回過神來。

 

鄭號錫。是他……

 

梁映安沒來由的眼眶泛起淚來,回來了,但卻被她遇見了。付了錢,梁映安用著最快的速度離開。她發現自己還沒有勇氣去面對他,畢竟是她先提出分手的,沒有資格就跟鄭號錫有什麼相見歡。

 

「映安!」從後頭傳來鄭號錫的叫喊聲,梁映安最後淚水潰堤,她再也無法欺騙自己了。想要回到鄭號錫身邊的願望,但她沒有停下腳步,更是跑了起來,躲到了隱密的牆角。

 

鄭號錫追了上去,看見露出來的小手,只是笑了。離著她最近的距離,伸出手牽住梁映安的手。後者想要掙脫卻被鄭號錫死死的牽著。另一邊傳來的啜泣聲惹得鄭號錫又是心疼。

 

「映安,我回來了。」隔著只有一小步的距離,鄭號錫傾訴著。他想念梁映安,他用著這幾年的時間讓自己變得更強,為的就是不讓母親用權力束縛他。

 

而現在他做到了,不管梁映安是什麼身分,她都會是鄭號錫唯一愛的人。唯一會娶進鄭家的妻子。

 

「為什麼要見到我就逃?梁映安,我不記得妳會做這種落荒而逃的事。」鄭號錫笑著道,而梁映安更是不語著,淚水撲簌簌地掉,連她也停不下來。

 

「我愛妳,梁映安。」最後抗拒不了那抹思念,鄭號錫前進了一步,把梁映安擁入懷裡。「別說要離開我的話了,我不會准的。」

 

「號錫……對不起……」除了一句道歉,梁映安不知道自己還可以為鄭號錫做些什麼。

 

「是我不好,是我沒有能力保護好妳。」狹窄的隱密牆角,讓兩人更加貼近對方。鄭號錫輕吻著她的額頭,就像要把他說不完的愛告訴梁映安。

 

突然手指上傳來冰涼的觸感,梁映安低頭一看,才發現是戒指。驚訝地看著鄭號錫,而他只是笑了。

 

「沒人比我更需要妳了。」鄭號錫拉起梁映安的手,用指腹撫著戒指。「梁映安,嫁給我。」

 

沒有什麼花俏的求婚,只有平凡的話語,充滿愛意的嫁給我。

 

梁映安沒料到鄭號錫一回來就跟她求婚,感動得又流了眼淚。哭得說不出話來。

 

「不說話就當妳是答應了。」鄭號錫緊擁著梁映安,臉上多了幸福的元素在。「梁映安,我愛妳。」

 

我愛妳,似乎成了鄭號錫常說的話語。更是他愛梁映安的證據。

 

不是不相愛,而是沒辦法在一起。

 

不是不愛對方,而是把那份想念以及愛意留在心中。

 

謝謝你的愛,留給她最愛的男人。

 

──鄭號錫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崔燦雪
  • 真愛就是
    不管遇到什麼困難
    最後一定攜手走來
    號錫生日快樂喔><
  • 是的!!號錫昨天生日非常開心啊^^

    玗玗 於 2017/02/19 12:5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