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K  

 

如果閉上雙眼

 

我的腦海裡便浮現出那雙瞳孔

 

總是使我感到心冷

 

希望能就此忘記

 

如果這是一場夢 現在就請喚醒我吧 拜託

 

你真的會是我的命運嗎

 

你 Falling You

 

安靜連秒針在動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,時若昀就這麼坐在離田柾國最遠的距離。她只要看見田柾國的臉就足夠了,這距離特別安全。

 

她沒告訴過任何人,她暗戀田柾國。更沒有發現她喜歡田柾國,不過能偷偷的喜歡一個人,她想還是需要點勇氣的。不管怎麼樣太多的外在因素,所以她必須要好好的保護好這個秘密。

 

時若昀低下頭來看著自修,才發現自己一個字都看不進去。不管哪方面田柾國都是最優秀的那一方,而她就好像跟田柾國成了反差。她沒想過要放棄,所以她此刻坐在圖書館的用意就是如此。深呼吸了一下,拍拍自己粉紅的臉蛋,靜下心的看書了。

 

她什麼沒有把握,唯獨喜歡田柾國這件事她很有信心。時若昀什麼沒有,毅力最多,不管多久,只要能維持現狀,她還真沒想過自己會到甚麼時候放棄田柾國。或許根本就沒有這一天。

 

不知不覺天色也漸漸暗下,待在圖書館的學生紛紛的合椅子走人。而時若昀一下子看得太專心,也忘了時間的存在。就連坐在旁邊的同學走了她也沒有發覺。

 

看了下手錶,才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,再不回去一定會被老媽罵死的時若昀二話不說快速地收拾。最後連包包都不關就這樣匆忙地走了,而她最心愛的Ryan娃娃也就被她遺落在地上。

 

田柾國也注意到時若昀,看著她匆忙地想要離開,甚至連娃娃掉在地上都沒有發覺。最後田柾國也把筆記本跟自修放進包包裡,走到時若昀剛剛坐的位置旁,蹲下身撿起娃娃,隨後離開了圖書館。

 

隔天一早時若昀就察覺到她心愛的Ryan不見了,懊惱的敲著自己的腦袋,走進圖書館就問著管理台的阿姨。

 

「阿姨,妳昨天鎖門前有看到一個這麼大隻的娃娃嗎?」時若昀邊用手比出大小邊問著。

 

見阿姨搖頭,時若昀也不好意思在繼續問下去了。那可是她好不容易買到了啊!就這麼不見了也太悲劇了吧……

 

垂著頭找著,時若昀才不甘心,她一定得找到。結果一個不小心就撞到了人,疼的時若昀額頭都痛。不抬頭還好,一抬頭她就想逃。第一次那麼近距離的看喜歡的人,心臟真的要夠大顆才行啊!

 

「學……學長好!」時若昀禮貌性地向田柾國問好,隨後就像腳上有裝馬達,跑得比誰都快。但時若昀的衣領就這樣被田柾國扯住了,誰能現在挖一個洞讓她躲進去……

 

「妳在找這個吧?」田柾國把Ryan亮在時若昀面前,她不管怎麼想,就是不會去想到撿到娃娃的人就是田柾國!

 

時若昀想要從田柾國手上拿走娃娃就要閃人,誰料到田柾國突然把娃娃舉的有夠高,根本就是鄙視她只有158的身高來著!她現在笑不出來,也哭不出來啊!

 

「學長,你可以把娃娃還給我嗎?」時若昀小心翼翼的問著,她可沒料想自己會那麼快就跟田柾國接觸。心臟感覺都快要跳出身體來了。

 

田柾國只是輕笑了一聲,低沉帶有磁性的嗓音道著:「為甚麼要還給妳?」

 

時若昀頓時被雷到了,因為娃娃是她的,所以田柾國物歸原主是理所當然的。但田柾國居然這麼問她,時若昀把頭垂的更低了。

 

「既然學長喜歡,那就送給學長好了。」時若昀也只能這麼想,田柾國可能是因為也喜歡,所以才不想還給她的吧。

 

「妳沒想領它回去?」田柾國疑惑地道著。

 

時若昀第一次覺得田柾國講的話,她很難理解。

 

「想啊!但學長不是……」田柾國什麼不多,粉絲最多。此時一堆女同學圍繞著他們,時若昀更是抬不起頭了。她都能想像那些女同學用著什麼口氣在討論著她。

 

田柾國此刻的笑容詭異的不像話,看在花癡眼中無疑是撩人心弦的動作。但近距離的時若昀,可不這麼覺得啊!

 

而站在時若昀面前的田柾國,用著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說著:「幫我擺脫她們,我就把娃娃還妳,如何?」

 

時若昀愣在原地,不解的看著田柾國。算了,就當作是日行一善吧!雖然她這麼做之後可能會遭人討厭,她也就不在意了。因為是田柾國嘛……

 

她就這麼一個人走了,留下田柾國一個人在原地。這樣她以為田柾國的粉絲都會跟在她後頭準備找她算帳,結果她才發現根本沒有,她們依舊圍在田柾國身邊。田柾國會不會以為她在整他啊?

 

回頭看著田柾國拿著她的娃娃,一臉邪惡的笑容看著她。

 

才不一會兒,時若昀擔心的事果然發生了。一群人開始圍著她,甚至酸了起來:「妳跟柾國是什麼關係啊?」

 

柾國……叫得多親密啊。時若昀想走時,才發現路都被堵住了。突然田柾國伸手抓住她的手,把她拉離開。時若昀反應過來時,已經在圖書館外了。

 

時若昀看著田柾國牽著她的手,一慌張之下就掙脫開了。田柾國的眼眸頓時暗了下來。時若昀的手還有田柾國的溫度,羞的紅了臉頰。

 

「謝謝學長。」時若昀一說完真的就跑了,她才不管那隻娃娃,田柾國要也好,不要也好,總之那隻娃娃已經不屬於她了!

 

田柾國看著時若昀落荒而逃的背影,嘴角不自覺的揚起。

 

那時她不知道田柾國這麼做的用意,可能死腦筋不懂得變通。寧可傻到什麼都不知道,也不願去接受當時的一切。真實的傷害。

 

//////

 

時若昀把桌上的文件一份份的看著,過了那麼多年,想遺忘某些記憶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工作麻痺自己。對時若昀來說,把時間和心力都交給工作,這是她遺忘田柾國的方式。

 

桌上擺了個熱咖啡,不想用也知道是誰放的。時若昀只是笑著拿起杯子喝了一口,順便把一份文件給了對方。

 

「喏,這是要給你過目的。」外頭的天氣有些冷,正好有咖啡救援,不然她都快被冷死了。

 

「我金碩珍生來就是要為時大小姐賣命的啊!」金碩珍邊開玩笑邊接過時若昀給的文件,從口袋裡也不忘拿出暖暖包給了時若昀。

 

「晚上吃頓飯吧。」時間也不早了,而她手藝並沒有多好,但金碩珍可就不一樣了。

 

金碩珍只是點了頭,隨後離開。時若昀看著手中的暖暖包,只是苦笑著。她手腳冰冷已經是家常便飯了,所以暖暖包成了必備品。可惜在田柾國離開後,她就再也沒有買過了。

 

該做都做得差不多了,有時她還真不喜歡自己的高效率。以前她多麼希望有足夠的時間留給自己輕鬆,而現在她只希望連一點都不想要留給自己。

 

和金碩珍一起離開公司,就到了家韓式料理店吃飯。不勝酒量的時若昀,不買暖暖包的情況下,燒酒是暖和身子最好的選擇。而她也只會小酌,因為她一個不小心就會醉得不省人事。

 

金碩珍自然知道時若昀總是會喝酒來保暖,所以早就幫她倒了一小杯。

 

「只許妳喝一杯,上次真的太可怕了。」金碩珍想到上次那悲劇,他就忍不住要反胃。因為時若昀吐了他一身,還對著他發酒瘋……

 

時若昀不好意思的呵呵笑著,埋頭吃著拌飯。

 

顧及時若昀的安全,金碩珍特地選在時若昀家附近的店面。看時若昀似乎沒什麼事,只是臉頰因為喝酒而通紅。再三確認後,金碩珍才敢放人。

 

時若昀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。早已沒有痛覺了,因為習慣了。時若昀總覺得好像每一件事都能跟田柾國扯上關係,每當想起他,眼眶總是能快速的泛起淚來,連她也覺得訝異。

 

突然一陣頭暈,就這樣跌在人行道上。腳踝傳來陣陣的痛,藉由這理由,她就能好好地哭一場了吧?淚水順著臉龐流下,她撐起身子,脫下高跟鞋,赤腳走回家。

 

一抹熟悉的身影從她眼前經過,時若昀有一時愣住了。隨後搖搖頭,一定是喝太多了,才會出現幻覺。都是因為田柾國,才讓她過得那麼痛苦。要是讓她遇見,她一定會扒了田柾國的皮!這樣她才會痛快!

 

不是幻覺,而是他回來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超級大C瓜♥呱呱
  • 是.......是新坑!! 學長好QQ 期待更新QQ
  • 02已經更了XDDD
    我也在等魔鏡XD

    玗玗 於 2017/01/30 12:4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