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 (1)  

 

(19)

 

簡辰伃望著窗外的雨,自從金泰亨跟她分手的那天後,她就再也沒有笑過。曾經她覺得微笑如此簡單,但現在她才發覺,原來微笑都只是偽裝自己沒事的證據。

 

淚水又悄然的湧上眼眶,目光一移,發現有人倒在門口前。簡辰伃仔細一看,才發現是金泰亨。連思考都沒有,衝了出去。

 

「泰亨!」看著金泰亨被雨淋得滿身濕透,臉色也蒼白了許多。簡辰伃就像個無助的孩子,一直哭著。

 

金泰亨漸漸地睜開雙眸,看著眼前淚如雨下的簡辰伃。心疼地想要把她擁入懷裡,剛要抬起的手,才發現自己還有甚麼資格?他現在只是個傷害簡辰伃的壞人罷了。

 

「辰伃……」金泰亨虛弱地叫著她的名字,裡頭包含了愧疚以及不捨。

 

簡辰伃摸著金泰亨的額頭,發現燙得厲害,「泰亨你身體好燙,我們先進去。」

 

看著簡辰伃努力地想要拉起他,金泰亨不禁笑了。身材嬌小的她不管甚麼時候,在金泰亨的眼裡多的只有可愛。

 

「你可以嗎?慢慢走。」簡辰伃細心地攙扶著金泰亨,簡辰伃就像是把他當作是寶貝在呵護著,這讓金泰亨愧疚的心情多了許多。

 

突然金泰亨一個踉蹌,兩人差點跌倒。因踢到櫃子發出巨大的聲響,簡辰伃趕緊把金泰亨推入自己的房間,簡媽忽然探出頭來,看著簡辰伃臉頰通紅著。

 

「辰伃,剛剛發生了什麼事?」簡媽關心的道。

 

「沒事……我剛剛不小心踢到櫃子。」簡辰伃心虛地低下頭來,接著又說:「時間很晚了,媽妳趕快休息吧。」

 

簡媽點了頭,笑著說:「妳也是,晚安。」

 

「媽,晚安。」看著房門關了,簡辰伃突然鬆了一口氣。轉開把手走進房間,一關上門就堵上一面肉牆。

 

似曾相似的場景又映入了簡辰伃的腦海中,現在被金泰亨困在雙臂之間,這親密的舉動惹得簡辰伃身體熱得厲害。

 

金泰亨低下頭,慢慢地接近簡辰伃的紅唇,兩人的氣息如此地靠近。金泰亨鬼魅的笑著,「剛剛有沒有很像在偷情的感覺?」

 

唰的一聲,簡辰伃的臉頰紅得更厲害,雙手抵著金泰亨的胸膛,低下頭的說著:「你趕快先去洗澡,衣服脫下來我幫你吹乾。」

 

他的唇若無似有的拂過簡辰伃的臉頰,金泰亨收到指令,二話不說就開始脫掉身上的衣物,嚇得簡辰伃拉住金泰亨的手。

 

「不要在這裡脫!進浴室脫!」簡辰伃慌忙地推著金泰亨到了浴室門口,金泰亨只是一笑,並沒有說甚麼。突然想到甚麼,簡辰伃到了衣櫃前,拉開抽屜拿出摺的很好的深藍格子襯衫還有一件黑色褲子。

 

「這個給你穿著。」金泰亨接過簡辰伃手上的衣服,不小心觸碰到的手指,對簡辰伃來說都是致命的一擊。

 

而那件衣服簡辰伃已經買了很久,但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送出去。就這樣一直躺在她的衣櫃裡。她苦笑著,不曾想過能有機會送出去,竟然是以朋友可能都稱不上的關係。

 

含著淚,拿著金泰亨濕掉的衣服用吹風機吹著。她承認她恨不了金泰亨,就算金泰亨跟她提分手,她還是一樣愛著他。而金泰亨對她來說,是初戀,更是她一輩子最想在一起的人。

 

不禁落下了淚,這一切金泰亨都看在眼裡,歛下眼眸,原來他帶給簡辰伃的傷痛,真的太多了。慢慢地走近她,輕輕拭去她的淚水。笑著說:「為甚麼那麼愛哭?」

 

簡辰伃胡亂的抹掉臉上的淚水,口氣平淡的說著:「我幫你吹頭髮。」

 

金泰亨也沒有拒絕,乖乖地任簡辰伃擺布。頭髮吹乾後,沒了吹風機的吵雜聲,頓時安靜了下來。纖細的手指覆蓋著金泰亨帶著邪性的雙眸。

 

「辰伃……」不料簡辰伃又用左手摀住了金泰亨的唇。

 

「噓……泰亨,你只要聽我說就好。」左手離開了金泰亨飽滿的唇,雙手依舊摀著金泰亨的眼睛。他不語,靜靜地等待簡辰伃的下文。

 

「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不愛我了,還是你有苦衷逼著只能跟我分手……」簡辰伃深吸了口氣,說出來的每個字都讓她喘不過氣。哽咽的道:「我愛你,金泰亨,我發現分手後我還是很愛你……」

 

「如果你打算以後都愛著別人,我會祝福你的。」忍不住眼淚還是潰堤了,心又開始抽痛著,「但求你別忘了我……別忘了在高中的時候,有個非常愛你的簡辰伃……」

 

這是她第一次把愛毫不吝嗇地給了一個男人,她最愛的男人。

 

金泰亨狠下心,冷漠地說著:「忘了我。」

 

「我不要!」簡辰伃因害怕而顫抖的身子,金泰亨只有數不盡的心疼。要她忘了金泰亨,就等於要她的命!

 

「妳沒有理由拒絕我,忘了我,妳才能快樂。」他注定只能帶給簡辰伃不幸以及傷痛的人,沒有甚麼資格要讓簡辰伃記得他。

 

「你為甚麼要這樣對我?你明明知道不可能的……」簡辰伃跌坐在床上,喃喃自語的說著:「我不可能忘了你,也不可能不愛你……」

 

金泰亨想要好好的抱抱她,說他錯了。但他不行,如果他這麼做就只會害了金雨希更會害了簡辰伃。低下頭冷笑了一聲,「我會讓妳後悔愛上這樣的我!」

 

簡辰伃被金泰亨壓在身下,大手輕輕地撫著簡辰伃白皙的臉頰。吻著她臉上一顆顆的淚珠。就像被惡魔附身般,金泰亨變了。

 

完全沒有經驗的她,也知道金泰亨現在要對她做什麼。不知道為什麼,她發現金泰亨這麼做,根本只是多此一舉,沒有用的。

 

大手撫上簡辰伃的胸前,惹得她一身顫慄。拉開了睡衣,金泰亨扣緊簡辰伃的細腰讓她更貼近自己。低下頭輕吻著胸前的美好。初經人事的她,經不起一絲的挑逗,想要叫出聲,才發現這樣的自己如此的丟臉。

 

金泰亨的手移到了最禁忌的位置,嚇得簡辰伃叫了出聲,「不要!」

 

「後悔了嗎?」金泰亨輕笑了一聲,一副風流的樣子,沒人看見他眼眸裡對自己的行為而感到厭惡。

 

「金泰亨這就是你讓我覺得我愛上你會後悔嗎?」簡辰伃用著她哭得紅腫的雙眸看著金泰亨,狠心的說著:「用這種下流的手段來證明!」

 

金泰亨怔愣地看著身下哭紅雙眼的簡辰伃,下流的手段。他自嘲地笑著,何止是下流?簡直禽獸不如!

 

「是又怎麼樣?不是又怎麼樣?簡辰伃,是妳闖入了我的世界。而我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片黑暗,妳應該很清楚。」金泰亨手也沒有停止,不知不覺簡辰伃的褲子也被脫下。

 

「而我一直叫妳離開,是妳不肯死賴著我不放!」金泰亨捏了下簡辰伃的屁股,接著又說:「所以被惡魔纏住了,妳就該知道這下場會變成什麼樣子。很顯然妳不太能夠接受。」

 

「你是要拖著我一塊下地獄嗎?」簡辰伃歛下眼眸,早已沒有了難過的分子存在,冷漠襲上了她。

 

「是,不愧是資優生,一點就通。」金泰亨看到簡辰伃冷漠的雙眸,疼的他的心難以形容。

 

「你可能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了。」簡辰伃伸手勾著金泰亨的脖子,在他的耳邊傾訴著:「愛上你,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決定!」

 

「是嗎?那我們就來賭賭看!」金泰亨冷著眸子,大手扯破簡辰伃的底褲,快速的脫下自己的褲子,毫不猶豫地進入。

 

「啊!」簡辰伃抓緊金泰亨寬大的肩膀,身下的痛不及金泰亨跟她說一句「我不愛你」。

 

他沒有過會在這種時候這種狀況下要了簡辰伃,既然做錯了,那就只能繼續錯下去。因為是第一次,簡辰伃嘗不到一絲的快感,身下撕裂般的痛症告訴著她,金泰亨正要她親口說後悔。

 

簡辰伃緊咬著自己的唇,不讓它發出任何的聲音,不知道幾滴眼淚從她眼角滑過,真的太痛了。金泰亨一下又一下的進入,讓簡辰伃根本吃不消,再也忍住那股疼痛,她叫了出聲,「啊!我不要!好痛!」

 

金泰亨邪魅的伸出食指抵住簡辰伃的紅唇,笑著說:「叫那麼大聲是想讓別人知道妳在做什麼嗎?」

 

哭聲取代這一切,金泰亨也放慢了速度,他知道簡辰伃承受不住。隨後換來的,是女人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,還有男人最後的低吼……

 

臥室內,春光無限。

 

愛,使人瘋狂。

 

金泰亨的口是心非從來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。你問他這樣做會不會後悔?他會告訴你,不會。因為他愛的人都沒事,所以他做的這一切,都是對的。

 

但唯獨讓簡辰伃活在痛苦之中,這是他最無法原諒也無法認同自己的一件事。

 

你就像顆星星讓 我信仰

卻乘載過多的願望 高速墜落

望著 你的我 忘 了 我

窒息呼吸 開心關心 為什麼

 

有些照片 看著看著 就刪了

可有種心情 寫著寫著 撕了難受

這些年 闔眼 紛 掠 過

我牽過你 也擁抱過 你的寂寞

 

離開離開了多久

才甚囂塵上的失落

怎 麼 我

忘了

怎 麼 走

 

想要到更美的 地方

放得下笑容的 遠方

誰說先來能變成誰的 後來 胡說

想要到更美的 地方

放得下眼淚的 遠方

我說熬過夜就能熬過 沒有你 微笑帶過

 

──孫盛希《微笑帶過》

 

這一切,都該畫上句點了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