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 (1)  

 

(15)

 

金雨希的熱情讓簡辰伃也敞開心房和她聊起天來。一路上金雨希說著小時候和金泰亨待在育兒院時的事,說金泰亨很保護她,只要有人欺負她,金泰亨幾乎都是第一時間出現。聽了這些後簡辰伃發現金泰亨可不是一般的愛妹妹啊!

 

「辰伃跟我哥是怎麼認識的?我哥很鐵板的,除了我之外其他女人都不看。所以辰伃妳一定很有魅力吧?」金雨希眼眸散發出來的光芒,讓簡辰伃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 

「借雨傘吧?」雖然相遇的情況很平凡,但平凡中的愛情,才是最美好的吧?

 

「雨傘?」金雨希想了想,露出一抹魅惑的笑,「該不會我哥貼心的幫妳撐傘,所以妳就這麼被感動,愛上他了吧?」

 

簡辰伃發現金雨希真的很可愛又天真,她真的把金泰亨想得太好了。她搖了頭,說道:「那天他對我可兇了,怎麼可能幫我撐傘。」

 

「但和我哥在一起是不是覺得很不一樣?跟我哥在一起,真的不是普通的幸福。他以前心裡就只有我,而現在難得裝下一個女人,我想妳一定對他特別的重要。」金雨希認真的口氣,簡辰伃想不相信也很難。

 

「我想他最重視的還會是妳,畢竟他這一輩子認定的親人,就只有妳一個。」簡辰伃回想起金泰亨想要保護妹妹的決心和眼神,她忘不了的。

 

「我想不透為甚麼爸爸要這麼對我,那麼希望我從他眼前消失。而到現在我卻只能身處在這片森林裡,外面的世界對我來說幾乎是未知。」金雨希眼中的光芒已經消逝,取而代之是難過以及恨。

 

「金泰亨會讓妳沒事的,我想妳很快就可以到外面走走,不用再住在這地方了。」如果要她都住在這片森林,她可能會瘋掉吧?

 

「除了我哥和宥翔,我連一個朋友都沒有。」金雨希奢望的如此的簡單,但卻無比的困難。

 

「誰說妳沒有沒有,我就是。」簡辰伃微微一笑,金雨希激動地抱著她,鼻子忍不住一酸,眼眶紅了起來。

 

「辰伃,妳真好。」金雨希吸了吸鼻子,笑得很開心。

 

金泰亨坐在沙發上,面無表情地看著李宥翔,後者還是一副悠閒自在的樣子。忍住脾氣,冷漠地開了口:「最近我爸沒找來這吧?」

 

「沒有,這裡很安全。」李宥翔關掉平板,收起玩心,冷下臉說著:「為甚麼不送雨希出國?不在這裡你爸就永遠不會找到她,這樣不是很好?」

 

金泰亨自嘲的笑了笑,「你以為那麼簡單嗎?如果可以我還需要拖到現在?他一定把重心都放在國外,而現在這裡就像你說的,很安全。」

 

李宥翔被堵的說不出話來,半晌,開了口:「聽說你爸給你配了個未婚妻,那妹子要怎麼辦?」

 

金泰亨發現李宥翔是在說簡辰伃,臉色更加難看,「我沒同意這婚事。還有我不可能讓他們傷害辰伃。你只要顧好我妹就行了,其他可以不用多問。」

 

「好,金少爺請便。」李宥翔聳聳肩,起身離去。

 

天色只要一暗,想找到出口幾乎很難。趁太陽還沒下山時,金泰亨也要帶簡辰伃離開了,在離開前金雨希不捨的心情都寫在臉上。抱了金泰亨又抱了簡辰伃。

 

「哥你要常常帶辰伃來,知道嗎?」簡辰伃在旁邊笑了起來,敢命令金泰亨的也就只有金雨希了。

 

「知道了,要顧好自己。」金泰亨落下一吻在金雨希的臉頰上,隨後揮手道別。不知道還要多久,才能再見面。

 

誰都不曾想過,美好的時光就這麼一瞬間,消逝的無影無蹤。

 

金泰亨自動的牽起簡辰伃的手,笑著說:「妳覺得我妹怎麼樣?」

 

「人很好也很可愛,我很喜歡她。金泰亨我發現妳為她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正確的。」她會在背後默默的支持著金泰亨,遇到困難他們就一起克服。沒什麼不可以的。

 

「有一次我累了,那些天我甚至不敢來見雨希,因為我怕我自己根本保護不了她。我只會讓她只有一條路可以選而已,那就是離我而去。」金泰亨嘆了口氣,但就因為他挺下來了,所以金雨希才好好的活著。

 

「我相信你。」看著簡辰伃那道如陽光般的笑容,暖進了他內心的最深處。

 

走著走著就到了出口,一段路後公車來了,兩人上了車。隨後那道身影出沒,從包包裡拿出手機,撥了電話。

 

「叔叔,我找到了。」

 

「真的?那丫頭是我操控金泰亨唯一個棋子,我再看金泰亨有什麼理由不回來見我。」金爸低沉的聲音參雜的歡喜的成分在。「韵欣,妳爸的公司我會好好照顧。」

 

「叔叔,我可不可以有個要求?」

 

「什麼要求?」

 

程韵欣抿了抿唇,手機忍不住握緊,冷漠的聲音響起,「泰亨,我要泰亨跟我結婚。」

 

「那有什麼問題,相信叔叔,我一定會讓金泰亨娶妳的。」

 

「謝謝叔叔,那就這樣了。」程韵欣把通話切斷,眼睜睜的看著前方,早已沒了他們倆的身影。纖細的手指握緊了又鬆開。

 

她不可能認輸的!

 

回到家天色都已經暗了,在金泰亨背上的簡辰伃睡的很熟,想來是累了。按了門鈴,簡媽出來應門,才把簡辰伃放到房間裡。

 

伸手幫簡辰伃蓋了被子,看著她的臉龐,撥了撥她的頭髮。簡辰伃敏感度很高,睜開了睡眸,「回家了?」

 

「嗯,回來了。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」金泰亨低下頭在簡辰伃的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。隨後起身離去。

 

簡辰伃拉住金泰亨的手,從剛剛她的心就莫名的不舒服,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。擔心的說道:「泰亨……我……」

 

「怎麼了?」金泰亨蹲下身子,再次幫簡辰伃掖好棉被。

 

「就莫名的不安……泰亨,我睡了你再離開好不好?」簡辰伃緊緊地握著金泰亨的手,見金泰亨點頭。簡辰伃就讓了個位置,金泰亨挑了眉,若有似無的笑著。

 

「妳這是要我抱著妳睡的意思嗎?」金泰亨魅惑的笑了笑,讓簡辰伃不禁紅了臉。

 

「想太多!自戀狂!」簡辰伃氣的鼓著一張臉,惹得金泰亨伸手捏著她的臉。

 

掀開被子躺在簡辰伃的旁邊,把簡辰伃拉進懷裡,滿足的笑了,「睡吧,我會等妳睡著了再離開。」

 

「泰亨,答應我一件事。」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「別離開我身邊。」說完後緊緊的抱著金泰亨不放,就像隻無尾熊一樣。

 

「我捨不得對妳這麼做。」除了擔心還是擔心,他似乎給簡辰伃的安全感還不夠。「趕快睡了,不睡我就讓妳睡不著!」

 

「變態!我要睡了!」簡辰伃害羞地把臉埋在金泰亨的胸膛,隨後安穩地睡去。

 

金泰亨歛下眼眸,他到底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?

 

似乎已經沒有退路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柚子
  • 這個女人真的很貝戈戈
    一定要破壞人家就對了(生氣欸
    還想傷害人家妹妹,生氣😠(妹控出現
    泰亨爸也真是渣,怎麼可以對自己小孩這樣
  • 超級渣bbbbb
    壞女人就是要拿來罵的rrrrr(欸不是#

    玗玗 於 2016/11/19 21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