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  

 

※有微慎情節,不喜誤入!

 

假如當初的相遇是個錯誤,那寧可兩人從來沒認識過。

 

但無可否認,兩人的關係這一輩子注定緊緊牽連在一起。

 

今日的雨下得特別大,外頭雷聲響個不停。顧海柔害怕的抱著膝,獨自一人坐在角落。身子不自禁的發抖,她最怕黑了……

 

房門外傳來嬉笑的聲音,顧海柔哭了起來,就算知道自己的哥哥常帶女人回家。但她終究接受不了這事實。

 

曾經哥哥對她很溫柔,如今卻變了個樣。不再陪她哭;不再陪她笑;不再愛她。

 

隨後傳來的呻吟聲刺激了顧海柔的耳朵,她哭的越來越大聲,才發現自己根本堅強不起來。

 

為什麼哥哥要這麼對她?她連一聲「哥哥」都不想叫,她想叫他的名字……

 

冷漠的嗓音響起,「可以停了。」

 

「柾國,我可以——」話還沒說完,田柾國面色難看,任誰都知道他已經火了。

 

「滾!」果然女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,以為被重用了就可以飛上天?

 

想得真美!

 

女人拿起包包,憤恨的離開。田柾國看著房門,難道她沒聽見嗎?就真的想要跟他離的遠遠的?

 

田柾國眸光暗下著,留下一抹諷刺的笑。站起身,推開房門,見她蹲坐在角落發抖,心裡泛起心疼,正想走過去好好的抱她,卻被她濃重的鼻音所說出來的話狠狠的拒絕。

 

「妳那麼希望我走?」田柾國只覺得心灰意冷,虧她之前愛得他無法自拔,而現在呢?回想起來就成了可笑的笑話。

 

沒錯,她的哥哥就是田柾國,那個曾經愛她保護她什麼都為她的男人。不過都已經是過去了,回憶那些往事何必多此一舉。

 

回應田柾國的只有顧海柔的哭聲,甚麼叫做無能為力,應該就是這種感覺了吧?雷聲再次轟隆的響,田柾國看著顧海柔身子發抖,就像個被拋棄的小孩那樣的無助。

 

「海柔。」田柾國此時想要擁抱她,明明已經期待很久了,但顧海柔還是不為所動。她不可以這麼做,她知道這樣已經越軌了,就算別人不這麼想,但她就覺得。

 

「不可以!我們不可以的!」顫抖的嗓音夾雜著濃重的鼻音更加的讓人心疼,田柾國見顧海柔就這樣一而再地拒絕自己。就像是心中的怒火再也承受不著的爆發出來。

 

「為甚麼不可以!」田柾國失控般的大吼著,顧海柔以前最怕打雷,她此刻需要的永遠都是他田柾國的懷抱。而她現在卻拒絕?

 

顧海柔不語,她覺得田柾國變得很徹底。

 

有些事實,為甚麼到了應該要寫到幸福結局的時刻,卻產生了變化?田柾國和顧海柔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,讓他們都難以接受的那天。

 

「不可以的……哥……」忍痛的叫了聲哥哥,這是應該的,她本來就要這麼稱呼田柾國。

 

田柾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就往地上砸,玻璃碎一地,如同他的心也一併碎裂掉了。露出嗜血的笑容,性感的聲音繚繞著顧海柔的內心深處,伸手勾起顧海柔的下巴,兩人的距離不到五公分。

 

「哥?呵,妳就這麼想要當我的妹妹嗎?」田柾國親吻著顧海柔的額頭,惹的她害怕的顫抖。

 

「我們本來就是兄妹,哥,別這樣。」田柾國已經不是她熟悉的人了,他好像是惡魔,顧海柔何止是害怕,簡直快瘋了。

 

「兄妹?那甚麼可笑的關係!」就像田柾國還是無法接受,同樣的她也無法接受。而她現在做的,就是說服自己也說服田柾國。

 

他們再也回不到以前了。

 

「我愛妳,顧海柔,就算我們是兄妹又怎麼樣,我就是他媽的無法不愛妳!」明明是甜言蜜語,卻被田柾國說的悲痛欲絕。

 

「你不可以愛我,以前的我們不會再回來了!」這句話顧海柔像是用盡力氣的說著,她也不想這麼做。如果把田柾國拖下水,那他們就真的成了人人口中的「不倫戀」了。

 

兩人之間突然的靜默,除了外頭的雷聲和雨聲,其他聲音都沒有。彼此的呼吸圍繞著對方,田柾國用拇指拭掉顧海柔臉頰上的淚水,溫柔的不可以。

 

「海柔,我愛妳。我們就跟以前一樣好不好?不要當什麼兄妹了,我討厭這關係。」田柾國就像是渴求般的向顧海柔訴說,藉著一絲的閃電,她能看見田柾國眼角的淚,多麼的令人心疼。

 

「這樣下去,我們都會下地獄的。」顧海柔搖搖頭,哭著說不要。

 

田柾國輕輕吻著顧海柔的嘴角,大手環住顧海柔纖細的腰,用著只有他們兩人聽的到的聲音,輕輕地說著:「海柔,我們就一起下地獄,我陪妳。」

 

「哥……」緊緊抓著田柾國的衣角,顧海柔就只能哭,因為她不知道她該不該這麼做。

 

「叫我柾國。」他想念以前顧海柔總是會和他撒嬌,生氣時候的樣子總是特別可愛。她不會叫他「哥」,而是叫他一聲「柾國」。

 

她的心猶豫不決,她明明知道聽了田柾國的話,這麼做會是錯的。但無可否認的,她愛田柾國,在他們還不知道彼此的關係竟然是兄妹時,她愛他,很愛很愛。

 

「妳永遠是最愛我的顧海柔,妳只能姓顧!」顧海柔只是笑笑,就算她這一輩子只姓顧不姓田,她還是跟田柾國有著血緣關係。

 

顧海柔遲遲沒回他話,田柾國只是自嘲的笑著,語氣裡透露出絕望,「妳不想要也沒關係,既然得不到妳再次愛我,我也不想活了。」

 

「柾國,我愛你。你不要這樣好不好?」難道她就不難受嗎?顧海柔僅僅的擁著田柾國開口發冷的身體,她曾經幻想能跟田柾國有著美好的未來,有個屬於自己的家,有自己的孩子。

 

但這一切都已經是夢了,不可能實現。

 

/////

 

鈕扣一顆一顆被解開,田柾國順著紅唇吻了下來。最後他們還是下了地獄,他們只剩下了彼此。顧海柔此刻並不覺得難過喘不過氣,反而還覺得快活了許多。就像是心裡的結被解開,她想,和田柾國是兄妹又怎麼樣,他們始終愛著彼此。

 

當田柾國解到最後一顆鈕扣時,顧海柔抓住了他的手。想到剛剛房門外傳來的嬌吟聲,她就忍不住去想田柾國不只給了她,也給了其他女人。

 

「柾國,你剛剛在外面……」話還沒說完就被田柾國給吻住,最後一顆鈕扣也被順利的解開。

 

他只是笑了笑,「沒有,我只有妳。」

 

他們並沒有對不起誰,所以沒有人可以質疑他們。田柾國是她唯一活下去的理由,對田柾國來說,也是如此。

 

田柾國的愛撫讓顧海柔身體不自禁的反應,拱起腰貼近著他。吻的每一處就像是點了慾火似的,顧海柔臉頰泛起了紅暈。情不自禁的把手插入田柾國的髮絲,微微的小燈打著,造就一幅美麗的畫。

 

當顧海柔感受到那股炙熱,忍痛的抓緊田柾國,眼角的淚水被男人一一的吻掉。突破了那道結界,那就真的下地獄了。

 

 

就像是亞當和夏娃被誘惑吃下禁果,而被驅逐離開伊甸園。

 

「海柔,妳後悔嗎?」田柾國魅惑的嗓音傳進顧海柔的耳裡,讓她陶醉在其中。

 

看著鏡子前的兩人,她的身上布滿了吻痕,頭髮亂的性感,紅脣也被田柾國給吻的腫了許多,最致命的更是於身上只剩長版襯衫搖搖欲墜的樣子。

 

「柾國,你會後悔嗎?」顧海柔反問了他。

 

男人輕輕的吸吮著顧海柔敏感的耳垂,半晌,回答著:「不,我不後悔。」

 

「我也是。」

 

不久,又是一段纏綿。漫長的夜,有很多時間讓他們擁有彼此。不,在這之前,他們是愛著彼此的情侶。

 

外面的風雨也停了,此刻安靜地只剩下房內的呻吟聲。

 

「啊……柾國……」身上的人速度越來越快,動作也不再溫柔,就像狂野的獅子般,止不住那誘惑人的慾望。

 

「柔,說愛我……」田柾國在爆發之前緊緊抓著顧海柔的手腕,力量大到顧海柔痛的泛起淚珠。

 

「我愛你。啊!」一股滾燙的熱順著大腿流了下來,作為兩人激情後的結尾。

 

就算下地獄又怎麼樣?

 

就算兩人是兄妹又怎麼樣?

 

他們只要眼裡有彼此,便就足夠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