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  

 

(2)

 

簡辰伃安靜地跟在金泰亨的背後,剛剛她從導師室出來就趕緊追到他身後,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。

 

她發現金泰亨長的就像巨人一樣,感覺能一隻手就可以把她給抱起來,就算金泰亨不說,她也能感受到金泰亨帶給她的感覺,寂寞、心寒、難過以及渴望……

 

金泰亨轉進保健室,簡辰伃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特別開心,或許金泰亨真的有聽進去她所說的話,這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 

看著金泰亨走進去,她也放了不少心,正想走回教室,就被人拉住制服,走也走不了,簡辰伃懊惱著,怎麼跟早上一樣啊?

 

「跟蹤別人後,就想落跑了?」金泰亨冷淡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,簡辰伃尷尬地笑了幾聲,一點都沒有想轉身的念頭。

 

金泰亨看著簡辰伃站著不動,什麼話也沒說,直接把眼前嬌小的女孩拉進保健室裡,門一關上,簡辰伃身子不禁一顫,天啊這是怎麼回事?雖然她平常都只看書,但她也知道這種情況之後會發生什麼事。

 

「站好別動。」金泰亨的低沉的嗓音再次響起,簡辰伃根本不敢動,反而還有點害怕,只見他靠她越來越近,連呼吸聲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

他看著她胸前的名牌,勾起嘴角,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唸:「簡辰伃。」

 

「幹嘛?」聽見金泰亨叫她的名字,害羞的感覺隨之而來,紅暈也犯上了兩頰。

 

「二年級?」金泰亨撇了簡辰伃學號旁邊的槓條,原來不是同年級,難怪他會覺得簡辰伃那麼的陌生。

 

「嗯。」簡辰伃點了頭,窘迫的模樣金泰亨也看在眼裡,他最討厭別人跟蹤他,但發現是簡辰伃時,他卻使不出脾氣來,連他也覺得奇怪。

 

「為甚麼要跟著我?」金泰亨拉開了兩人的距離,直接躺在床上,根本不去理會腹部還有個裂開的傷口。

 

簡辰伃看著金泰亨的腹部一直在流血,她就忍不住拿了棉花棒跟消毒水準備幫金泰亨的傷口消毒,正想拉開他的制服時,卻被金泰亨一把抓住,「妳幹嘛?」

 

「你的傷口一直在流血,如果不處理會發炎的。」她說的是事實,雖然她知道這麼做金泰亨一定覺得自己很雞婆,但她還是很不願意看到金泰亨這個樣子。

 

「妳對每一個人都這樣嗎?那麼的關心?」金泰亨好笑的看著簡辰伃,在他的眼裡,簡辰伃不過是一個老師眼裡的好學生,同學們的好榜樣,相較於他,根本一個天一個地。

 

「制服掀起來吧,我幫你上藥。」簡辰伃不理會他,只是看著那被鮮血沾染的白色制服。

 

「真是固執。」金泰亨放開簡辰伃的手,拿她沒轍的把制服給掀了開來,看見傷口後,簡辰伃忍不住驚呼一聲,也太深了吧?

 

看著金泰亨因痛覺而皺在一起的五官,簡辰伃無奈地說著:「忍忍吧。」

 

消毒完傷口後也上了藥,在傷口上覆蓋紗布,最後膠帶黏上,她沒去當護士還真可惜。

 

「傷口就別碰水了,這種常識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?」簡辰伃順勢地拿椅子坐下,剛剛上課鐘聲也打了,她有點怨金泰亨,為什麼要為了他而被記曠課。

 

反正沒上一節課也沒差吧?況且對象是金泰亨她就算了。

 

「簡辰伃,妳喜歡我?」金泰亨雙眼閉著,舒服地躺在床上,他昨天根本沒睡好,累了他一整天。

 

「誰喜歡你,頭殼壞了才會喜歡你。」簡辰伃尷尬得不敢看他,她記得她沒說過喜歡金泰亨,撇撇嘴諷刺著:「真自戀。」

 

「那妳頭殼壞得差不多了。」金泰亨睜開眼,看見簡辰伃臉頰紅通通的,誰看了也知道她在害羞,這個女孩還真有趣,動不動就害羞。

 

「隨你怎麼說好了。」跟金泰亨爭辯根本就是浪費她的力氣,從外頭吹來的涼風,使簡辰伃的長髮被吹起,她露出笑容,看著外面的得雨,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

「金泰亨。」他小小聲地呢喃著,音量太小使她沒聽見,握在他手心裡的名牌,似乎成為想念她唯一的通道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