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  

 

(1)

 

明明剛剛天氣還很晴朗,現在卻下起大雨來,簡辰伃翻著自己的書包,她記得她有把雨傘收回去,但怎麼沒有?

 

附近更沒有便利商店能夠讓她買傘,她只好以書包代替傘,準備衝出去卻被後頭的人拉住,讓她走也走不了。

 

對方遞給她一支雨傘,簡辰伃看了他一眼,穿著跟自己相同的制服,長得很高,長的也很帥,只可惜是個面無表情的冷漠傢伙。

 

「你不撐嗎?」簡辰伃有點不好意思,畢竟雨下得越來越大,如果她收了他的傘,她會很過意不去的。

 

「嗯。」他應了一聲之後,兩人甚麼話也沒說,簡辰伃看了下手錶,時間剩不多了,再不去學校真的就會遲到。

 

她可不想缺勤,那種事她絕對做不到,她小心翼翼的問:「同學,你雨傘真的要借我?」

 

他似乎聽著簡辰伃問重複的問題,感到了不耐煩,「怎麼,難道你想要我摟著妳的肩,一起撐傘去學校?」

 

她尷尬地紅了臉,從他手上拿了傘,既然他不介意,那她就不客氣了,「謝謝,我會還你的。」

 

事後簡辰伃才懊惱了起來,她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名字,是要怎麼還?

 

「辰伃,妳今天怎麼那麼慢來?」高品吟坐在簡辰伃的面前喝著水,看著簡辰伃認真讀書的模樣,她就覺得佩服。

 

「我今天忘了帶傘,剛好遇到同校的男學生,所以才那麼慢來。」簡辰伃回想起早上跟那男生的相遇,連她都覺得神奇,雖然只是短暫的那麼一面而已。

 

「妳遇到誰啊?」高品吟聽到簡辰伃遇到了同校男學生,她就開始好奇的問著。

 

「我也沒注意他的名牌,但好像不是跟我們同年級的,應該是學長吧?」簡辰伃只記得他的面貌,名牌別在胸前,而且他人又長得那麼高,對於簡辰伃來說,看名字這種事實在太吃力了。

 

「學長喔,哇……我們的辰伃原來不只會讀書,還會吸引異性啊。」高品吟用手肘推了推簡辰伃,讓她聽了也只能笑笑。

 

她平常就是以讀書為主,因為家裡經濟不是很好,有一半的經濟來源都是她讀來的獎學金,除了買書買文具,她幾乎沒甚麼高中女生想要的那些首飾墨鏡。

 

「最近段考快到了,多讀點書吧,別再被老師當了。」簡辰伃對著高品吟微微一笑,她從小的願望就只有那一個,努力的讀書,讓自己能夠有能力照顧爸媽,不用再為了她而操心。

 

「簡辰伃妳別這樣,書呆子妳當不膩啊?」要她跟課本生活,她會活不下去!看著簡辰伃那麼有毅力,她只能默默的為她拍手。

 

「我覺得挺好的。」簡辰伃笑了出聲,如果沒有高品吟,她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那麼得開心了吧?

 

一個溼答答的男生站在教室外頭,制服因雨水而變得透明,他看著天空烏雲密布,大雨傾盆的下,涼涼的風往他身上吹,讓他再也喜歡不過了。

 

「金泰亨,跟我來。」下課鐘聲一打,班導拿著教科書氣憤的走在金泰亨前面,他很自然地跟著班導,遲到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。

 

班導坐在椅子上,看著一身濕透的金泰亨,不禁搖了頭,嘆了口氣,「今天又有什麼理由了。」

 

金泰亨看著窗外的雨,冷冷地回答:「沒有。」

 

「好,那我問你,昨天去哪了?」班導一臉冷靜地問著金泰亨,他不討厭金泰亨,但有些事真的很讓他想不通。

 

他不語,什麼話也沒說。

 

「為什麼不說?」

 

「沒有。」

 

「說謊不眨眼的功夫練的不錯。」班導站起來和金泰亨平視,握緊拳頭一拳往他腹部去。

 

「啊!」金泰亨因腹部傳來的痛覺而皺起了眉,傷口裂開後,血在他潔白的制服上渲染了開來。

 

「你不是說你沒血沒淚?怎麼還會感覺到痛?」班導不客氣地掀起金泰亨的制服,腹部有個傷口不淺的刀傷。

 

「不要以為你很懂我,如果你想要藉機會讓我回到以前那乖乖像個寶的金泰亨,那不好意思,要讓你失望了。」金泰亨捂著傷口,走出了導師室,以前那個他再也不可能回來了。

 

一走出來便撞到了抱著作業的小女生,熟悉的香味讓金泰亨多停留了一秒,對方抬起頭來,金泰亨才發現是早上的那個女孩。

 

「喔,是你!」簡辰伃發現是他,小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金泰亨看了有些發楞,全校的女生都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壞學生,難道面前的她不知道嗎?

 

她無意間的看見金泰亨制服上的鮮血,驚呼了一聲,緊張的問:「你沒事吧?」

 

聽到女孩的關心,金泰亨才回過神來,把視線從女孩身上移開,離開了導師室。

 

「怎麼那麼冷漠啊……」簡辰伃嘟著小嘴,她明明是好心的想要幫他的,居然被他給嫌棄了。

 

把作業交給了老師後,她還是很擔心金泰亨的傷勢,抱著好奇心,想要賭賭看他會不會在保健室休息。

 

只會讀書的女孩,對感情的事一竅不知,誰也料想不到,金泰亨這個人,會讓她那麼的刻骨銘心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