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  

 

(3)

 

一早就到了兒童病房查房,幫小女孩量體溫,沒燒。

 

「萱妮有乖乖吃藥嗎?」何沫妍摸著小女孩的頭,關心的問。

 

「有,萱妮有乖乖聽醫生的話!」雖然藥水很苦……

 

「這樣妳很快就可以出院了。」

 

「真的嗎?」小女孩頓時亮起眼睛,看的出來很開心。

 

她曾有個夢想,擁有自己的家庭,有孩子的陪伴,她渴望那種溫暖,以為自己會過得很幸福,但這一切,卻被田柾國毀於一旦,什麼都沒有,她痛恨田柾國就這樣對自己殘忍,但她更痛恨她自己,愛上一個不愛她的人,到最後,田柾國始終不愛她也永遠不會愛她。

 

雙手插進白袍裡,何沫妍突然感到疲憊,站在醫院的頂樓,吹著風,讓自己能暫時忘掉一切,是時候喘一口氣了。

 

「喏。」一道聲音從何沫妍背後傳來,眼前也出現一杯布丁。

 

何沫妍順手接下,卻聽到朴智旻接了句:「田柾國要我給妳的。」

 

「他連我喜歡吃什麼,不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,怎麼可能會托你上來給我來一杯布丁?」何沫妍輕笑著,田柾國一點都不關心她,這段婚姻,到頭來只有她一個人認真而已。

 

「真的。」朴智旻堅定的眼神還有口氣,何沫妍卻笑了。

 

「少來,手捏成這樣,我們都認識幾年了,不用這樣替他做好事。」何沫妍撇了下朴智旻因說謊而緊張的手,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不是田柾國送的,是有點失望在。

 

「你們夫妻在搞哪一齣,看起來就是冤家。」朴智旻燃燒無奈的心情,他之前還常看到何沫妍對著田柾國笑,就算田柾國再怎麼討厭她,她還是會裝作沒那回事,他能看得出何沫妍真的很愛田柾國,只是這幾年,他再也沒看過何沫妍對田柾國有如從前,就像是對田柾國死了那份心,決定不相往來。

 

「他本來就不愛我,他是被爸媽逼著和我結婚,簡單來說,就是商業婚姻。」何沫妍有苦說不出,田柾國不是心甘情願地和自己結婚,而自己卻還是那麼的傻,以為真的能夠讓他愛上自己。

 

「我覺得他在改變了,似乎越來越在乎妳。」那天田柾國看何沫妍的眼神,是朴智旻從沒見過的,那種失望,卻又無能為力。

 

何沫妍只是笑笑,田柾國想改變的,是她對他的想法,把他認定是殺人兇手的想法,對她好,存粹是因為愧疚,這樣不真實的田柾國,只會讓她更討厭。

 

「朴智旻你現在都幾歲了,還不快找個對象,把自己定下來。」何沫妍用手肘推了下朴智旻,來頭也不小了,三十了呢!

 

朴智旻的臉頓時黑掉,他也知道自己是黃金單身漢,他看是何沫妍太早被田柾國給綁住了,才會有那種奇怪的想法!三十歲又怎樣,他還活得好好的呢!不靠女人多好。

 

「吃妳的布丁!」

 

何沫妍忍住笑意,撕開包裝,用湯匙挖了一口,「要吃嗎?」

 

「我不吃布丁。」存心氣死他的吧!

 

站在門口的他,看到何沫妍的笑容,他的心裡泛起一股酸,能讓她揚起微笑的人,再也不是他田柾國了嗎?他原來不如一個外人,連何沫妍喜歡布丁,他也不知道,拳頭鬆了又握緊,他開始害怕,有一天,何沫妍真的會對他越來越討厭,甚至離開他的身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玗玗 的頭像
玗玗

A long time ago.

玗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